U020160503410062232395.jpg

首页>>名家访谈>>如何“考量”教师

深化课改,如何“考量”教师

来源: 浙江教育  2016-01-26 09:01:00  www.k618.cn

  1月20日,整个浙江省都处于“寒潮将至”前的“备战”状态。各地教育主管部门当日都出台了各自的紧急应对方案。这天晚上,义乌市香山小学的微信群里却一派节日般的“喜庆”。 

  “校长小助理”“有趣的脸谱”“走进佛堂老街”……每一个微视频一发布,立刻引来一片点赞。“21日孩子们因为寒潮放假,我们正好利用这个时间进行项目课程的集中评审。”香山小学教导处副主任季铁峰是项目课程“我是小小交警”的开发教师。1月20日晚,他和该校的其他63名负责项目课程开发的教师一起,赶在评审前,将自己的课程“微视频”发布到微信群中。他告诉记者,为深化课改,该校从2015年开始积极构建“丰富多彩、动手动脑、走进走出、自主合作”的项目课程群,“但如何评价教师成果成了一个新的课题”。 

  这实际上成了近年来行进在深化课程改革道路上的我省各校的典型思考。“我们要多把尺子评价学生,更应该用多把尺子评价教师。唯有如此,才能调动教师参与课改的积极性。”一名校长坦言。 

  从一把尺子到多把尺子 

  1月21日,香山小学微信群中已有了64个项目课程的所有微视频。这是教师们郑重交出的一份份开展项目课程的答卷。打开一个个微视频,可以看到教师们开展项目课程所创设的一次次活动,看到学生们在活动中一个个难忘的瞬间。 

  “丰富多彩的课程活动给老师和孩子提供了广阔的课外拓展空间。”季铁峰介绍,本学期初,该校每位教师都结合自身特长申报了一个项目课程,供学生网络选课。如今,一个学期过去了,课程开展得怎么样,活动效果如何?各个课程的内容和标准都不相同,项目课程也不同于国家课程,从传统的评价手段中似乎很难选取有效的评价方法。在多次讨论后,香山小学决定采用“最亲民”的评价方法——以项目开发教师制作微视频,由师生、家长组成的大众评委投票的方式来检验成效。“获奖的项目课程和课题开发一样,可获得双倍的考核积分。”季铁峰说。 

  “深化课程改革要求教师不断更新教育观念、敢于创新,这也倡导教师评价要发挥展示、改进、激励的功能。”2015年,宁波市鄞州区华泰小学在构建多样课程体系的同时,也悄然进行了一场教师评价制度的改革。“我们的教师考核,不再是学生成绩这一把尺子,而是用多把尺子多元化去‘考量’教师。”该校校长许颖介绍,如教师的教学设计、教学能力、职业道德、学生管理能力等都是需要“考量”的范畴。 

  如今的华泰小学,有“十佳课改明星教师”评选,有“我最喜欢的老师”评选,有由全体教师轮番当值周“校长”说说身边发现的“正能量”活动,有名师团、骨干团、新秀团组成的“三团教师”分层评定评价体系,更有《教师自主选择申报教学个性特色评价奖项实施办法》……“甚至教师社团活动,也会根据出勤、活动参与情况等以积分的形式予以奖励。”每个学期末,华泰小学的教师“心梦想”舞台就会开展各种形式的社团展演活动。许颖认为,“羽毛球赛、肚皮舞秀、‘厨艺棒棒滴’等趣味展示,愉悦了教师们的身心,更可让他们在引领学生个性成长上尽情发挥”。 

  从被动考核到主动评价 

  “每位教师在教育教学上都有不同的特点和长处,学校就应该改变评价观念,让教师成为评价的主角,彰显评价的正能量价值取向。”龙游县第二高级中学教师段云成认为,教学效果好的教师从教学成绩入手,善于上课的教师从课堂比赛出发,课改能手从课程开发角度评价,擅长管理的班主任立足于班级管理效果,音乐、体育、美术教师专注学生的满意度……“有多样评价体系,教师就可自主申报能突出自己特长的‘那一款’。” 

  让教师处于评价体系的主动地位,海宁市教师进修学校校长钱金明对此也有自己的看法。“每位教师都应认真分析自己的长处与短处,切实制定好自己专业发展的年度目标。这个目标可以包含自身师德、德育工作、教学工作、课程建设、专业发展等。”钱金明认为,目标需要细化,需切实可行、具体、可测,才能助推教师自身的专业发展。 

  而在诸暨市店口镇实施的教师专业发展积分制,更是让教师们有了自主发展的空间。“要深化课改,教师评价就有必要改革。”店口镇中心学校校长傅飞波介绍,这学期,店口镇全面实施教师专业发展积分制,将全体教师分为老、中、青(甲、乙、丙)三组分别进行三大块内容的考核。自主发展包括读书学习、课堂展示、观点交流、团队学习、博文随笔、校刊校报、课题研究、特色发展、辅导学生等;专业发展成果包括学术论文(案例)、课程(方案)、课件、微课、课题成果、专著教材出版等;学术荣誉则包括学科带头人、教坛新秀、教师业务标兵、优质课评比获奖、教师素质比武获奖等。“不同年龄段的教师有不同的考核指标,因此不管是老教师还是年轻教师工作热情都很高涨。我们都想多干事、干好事,为自己争取高积分。”该镇弘毅小学教师杨守彬兴奋地说。 

  从重结果转向重过程 

  “想想期末行事历,好多好多事情呀……”每当临近期末,总有教师忍不住大倒苦水。的确,期末往往是教师们最忙碌的阶段,忙着指导精心复习,忙着应付期末的各项检查和考核,可谓忙得焦头烂额。 

  近年来,江山实验小学推行的教师评价改革,将教师状态从期末“穷于应付”调整到平时“未雨绸缪”。“评价标准大家早就知道,平时只要将自己的各项工作一一对应,很快就能知道自己的水平。”教师王华君告诉记者,在该校,因为淡化个人评价,注重团队评价,因而在深化课改的道路上,“我们是欢笑着结伴同行”。在多年积累的基础上,2015年,江山实验小学构建了小蜜蜂课程体系,整个体系包括“学科课程”“德育课程”“社团课程”“生态课程”“节日课程”“全科课程”等。“这些课程是由全体教师分阶段合作完成的。”王华君说。 

  而对于在高中阶段课程改革中的教师评价,教师们也有话说。常山县紫港中学教师谭宗林认为,“新高考”在尊重学生选择权的同时,给学校的教学评价机制带来巨大挑战。同一年级有多种不同的学科“组合”,每种“组合”的班级数量、课时设置、学生基础等都有较大的差异。因此,紫港中学顺势将“评教权”也基本交给了学生。普通高中分为“四学段制”,每个学段的教师都可能发生变化,紫港中学每年就进行4次学生评教。“学生评教通过无记名形式进行,既要求写教师的不足,也要求写教师的优点。”谭宗林介绍,教务处会根据“学生评教”再对每位教师进行综合评价,并将教师的优缺点一一反馈,供对照改进。“从根本上扭转了‘唯分数’论成败的评价僵局,倒逼教师更加注重自身综合素质的提高。” 

  “首先,我要在这跟你说声‘谢谢’:谢谢你,常在身体不适的情况下,兢兢业业地坚守岗位;谢谢你,在一年级的单独教学区,给新教师们树立了一个很好的榜样……”这是杭州市余杭区崇贤一小校长张自恒最近写给每位教师一封信中的片段。“在深化课程改革背景下,教师的负担更重、压力更大,因而评价制度需最大程度地激发教师工作的积极性。”张自恒认为,应淡化常规评价,加强个性化评价,更需情感评价。每学期末,张自恒都会给每位教师一封信。这封以欣赏、感激为基调的信,把教师一个学期工作当中的闪光点放大,并适时提出努力的方向。这样的信,张自恒都要亲自交到教师们手上。“它比红包更能够打动教师,我甚至看到有老师眼睛里闪着泪花,读了一遍又一遍。”张自恒认为,关注教师日常工作,才能贴近教师,鼓舞教师。

  对开发课程教师的科学评价,是深化课改的重要风向标。图为义乌市香山小学项目课程“我是小小交警”的现场课堂。(本报通讯员   季铁峰   摄)

【编辑:星合作陈智莹】

分享到:
  • 央视网.jpg

    央视网

  • 教育信息网.jpg

    中国教育信息网

  • 浙江在线

    浙江在线

  • 新蓝网.jpg

    新蓝网

  • 未标题-1.png

    搜狐焦点

  • 新浪浙江.jpg

    新浪浙江

  • 浙江教育在线.jpg

    浙江教育在线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客服电话:010-5738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