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020160503410062232395.jpg

首页>>名家访谈>>乡村教育梦十年

乡村教育梦十年

来源: 浙江教育报  2016-01-18 11:37:00  www.k618.cn

  ——追寻首届“新陶行知班”学员的探索路

  “我有一个梦/在梦里/农村教育是一幅画/画的名字叫和谐/在画里/用尊重和平等来形容教育的关系/不分城市/不分农村……”10年前,来自青田县温溪镇第一小学的数学教师刘仕飞用一首自创的小诗表达了自己的“乡村教育改造之梦”。

  10年间,刘仕飞扎根农村,从一名普通教师成长为丽水市骨干教师、丽水市优秀班主任;从最初的默默无闻到承担丽水市级公开课、主持编写学校精品课程。“10年前的那次培训是我职业生涯的一个转折点,之后我便一点点在向梦想靠近。”刘仕飞感慨道。

  对刘仕飞产生深远影响的“那次培训”是由杭州师范大学教育学院牵头、于2006年在杭州启动的“中国新农村教师专业发展计划”,资助人是杭师大著名校友马云。刘仕飞是当时参加培训的100名农村骨干教师中的一员。这个被誉为“新陶行知”计划的培训项目,因提出“为农村教育培养‘新陶行知’”的理念,而一度引发关注。

  如今,十年一晃而过,这些曾参与培训的乡村教师是否还记得自己当初许下的诺言?他们的乡村教育改造之梦有无实现?他们的事业是否仍同乡村教育的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近日,作为最初的活动发起人,杭师大教育学院陶行知研究会的成员通过问卷、访谈等形式追寻这些乡村教师十年间的成长足迹。“如果培训真的可以改变几个农村教师的专业发展之路,这就是一个不小的收获。”杭师院教育学院院长、项目总负责人童富勇如是说。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固有的知识储备,难适现实之需;传统的教学方法,不堪课改之重。”这是当下乡村教师普遍面临的一个困境。“事实上,乡村教师对自身的专业发展有着更强烈的渴望。”童富勇说道,“马云的善款,没有用在盖希望小学上,没有用在资助失学儿童上,而是用在了农村教师的培训上,是有深意的。”

  童富勇曾对首批100名学员做过调查,80%以上的学员都是中师和函授专科学历,在农村任教的平均时间达8年之久。由于信息闭塞、经费不足,这些教师鲜有培训的机会。

  天台县坦头镇中心小学英语教师李美燕坦言,当时学校有1000多名学生,只有她一位专职的英语教师,这种“赶鸭子上架”的状态让她一度对工作产生了倦怠。那次培训重新燃起了李美燕的教育激情。她依稀记得,2006年7月23日下午,一位身份特殊的教师走进杭师大教育学院的教室,和学员们展开了一次非同寻常的对话。“我的目标是免费培训一万名乡村教师,如果每一名乡村教师能教育、培养好一百个孩子,一万名乡村教师就能影响一百万个孩子,那农村就有希望了。”说这番话的正是马云。这份朴素、真挚的教育情怀至今仍深深激荡着李美燕的心。

  教育改革家魏书生、省特级教师俞正强、省教研室研训部主任方张松、浙江省首位功勋教师张天孝……说起当初给学员们培训的这些专家,李美燕滔滔不绝。“十年的时间足以冲淡一些记忆,但从教师脱口而出的这几个名字里,我能深深感受到首届中国陶行知高级研修班在教师职业生涯中所占据的重要地位。”童富勇说。

  专家的精彩讲座、论坛中的观点碰撞、实践导师的言传身教……这一切犹如火种,激发了学员投身农村教改的冲动。“我希冀‘三机一幕’能进入每一间教室,山里娃能更多地了解外面的世界。”“我想让学校拥有自己的农田基地、养殖场、加工厂,努力践行陶行知‘生活即教育’的理念。”“我渴望将学校打造成一个巴学园,每一个学生都能彰显自己的个性。”……学员们开始将自己的事业和农村的未来发展联系在一起,他们坚信“能挑起中国农村教育脊梁的,是如他们一般的乡村教师”。

  怀揣着这份梦想,学员们回到故土。他们开始用3年、5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践行自己最初的承诺。10年前还在乡村完小任教的学员朱旭平现在是一所民办小学的校长。他告诉记者,因为有梦,他把教育当作一份事业来看待,这才产生了创办民办学校的念头。

  心若有梦,花自开放。在回访中,童富勇惊喜地发现,那些昔日里青涩的学员如今有好多成了担负乡村教育发展的中坚力量。在此次发放的100份问卷中,共收到62份有效问卷。统计显示,36%的学员进入了学校的管理层,59.7%的学员得到了职称晋升,71%的教师成为了县级以上的骨干教师。

  比梦想更重要的是坚持

  童富勇告诉记者,在10年前的这项计划中,学员之间有一个“君子协定”:所有参加“中国新农村教师专业发展计划”的学员要在农村至少服务5年。但让他意想不到的是,10年过去了,多数学员依然选择扎根农村,继续着自己的“乡村教育改造之梦”。

  “这些教师之所以愿意留在农村,是因为他们看到了乡村的美好。”童富勇说道,“乡村远离喧嚣和繁华,承载着人间最质朴的感情,更能彰显出教育的本真。而生活在乡村的孩子是贴近大自然的精灵,和城里的孩子相比,他们有更强的好奇心和想象力,更需要优秀教师去指引和发掘。”

  教师王冰芳在临安市衣锦小学任教已有20余年。“守住心灵宁静,建设精神家园,献身农村教育,享受人生快乐。”10年前,魏书生在讲座中的一番话成了王冰芳此后的座右铭。王冰芳告诉记者,这些年,陆陆续续地总有教师离开,但她却从没后悔留在农村教书。她说自己真心热爱这份事业,因为热爱,所以愿意付出,因为付出,收获了孩子满满的爱。“每次下课,班里的孩子都会亲热地围在我身边,热情地喊我‘妈妈’,能够收获这世间最淳朴的爱,我想这就是身为一名乡村教师的幸福感吧。”王冰芳动情地说。

  而更多的学员选择继续留在农村,是因为他们看到了希望,感受到了职业的尊严。杭州市袁浦小学教师葛华福将自己在培训期间学到的经验融入教学实践并进行了大胆的尝试。他自主编制校本作业、设计预学单,在他的课堂上,学生的课桌不再是统一面向前方黑板分组分行排列,而是4人一组围坐,教师则“隐身”到了学生身后……成为杭州市学科带头人后,葛华福自觉承担各类公开课、研究课和专题讲座,并对年轻教师进行一对一的帮扶。

  在童富勇看来,城市教师与农村教师心态上最大的差别,在于对职业的自信。“中国新农村教师专业发展计划”带给学员的是一份“专业底气”,让他们意识到凭借自身努力不断学习创新,在乡村学校这块改革的“试验田”里,同样能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而当他们在学科教学上拥有一定的话语权后,又可以带动当地一批教师的发展。

  调查显示,10年后,72.5%的学员承担了县级以上公开课;44.2%的学员带教了初级以上职称的教师;80.2%的学员所承担的科研项目获得了县级以上的荣誉。“让农村教师改造农村教育,再让农村教育改变农村面貌,这些学员就是在效仿陶行知当年的做法。”童富勇如是说。

  “新陶行知”行动在继续

  2013年,杭州师范大学《“新陶行知”农村骨干教师培训模式研究与实践》入选教育部“教师培训模式创新”示范项目。同年,杭州师范大学与丽水学院合作,启动了第二期“新陶行知”计划。工作组奔赴丽水,招募了100名农村骨干教师,作为第二批“新陶行知种子”。

  在征求了老学员的意见后,本次培训的周期和形式都有了新的变化。前两年为培训研修阶段,后三年为跟踪服务和成效评估阶段。其中培训研修阶段采取分段集中学习、自学、实践考察、团队研究、同伴互助、自我反思、网上互动、结对指导等多种形式;跟踪服务和成效评估阶段主要通过专家、学者和结对名师为参训教师提供跟踪服务,提升参训学员的综合素质和教育教学能力,同时对参训教师的专业发展进行综合评估。

  “此次培训旨在为丽水市培养一批像陶行知那样热爱乡村、热爱乡村教育、热爱乡村孩子,具有‘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的奉献精神、‘敢探未发明的新理,敢开辟未开化的边疆’的创造精神的‘新陶行知’。”童富勇告诉记者,这个项目会一直做下去,并且越做越好。

【编辑:星合作陈智莹】

分享到:
  • 央视网.jpg

    央视网

  • 教育信息网.jpg

    中国教育信息网

  • 浙江在线

    浙江在线

  • 新蓝网.jpg

    新蓝网

  • 未标题-1.png

    搜狐焦点

  • 新浪浙江.jpg

    新浪浙江

  • 浙江教育在线.jpg

    浙江教育在线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客服电话:010-57380506